<big id="vseoa"><li id="vseoa"></li></big>

<var id="vseoa"><output id="vseoa"></output></var>

            <var id="vseoa"><output id="vseoa"></output></var>

            第六章 求生或死
            作者:無心舍      更新:2023-01-02 21:55      字數:3010
                被困在玻璃世界的魚,仍舊認為自己生活在江河湖海,短暫的記憶度過漫長的一生,或許沒有任何的意義。

                天真無邪的少女趴在魚缸前,雙手手掌貼著玻璃,呆呆地說道:“要是我也能跟魚一樣活著就好了!

                “我們現在跟魚有什么區別?”少女身后打扮得跟大學生一樣的男生開口說道:“真是不知道,車艾晨為什么要把宋于初找回來!

                少女跺了跺腳,提到宋于初,臉色頓時一黑,“就是,那個叛徒,當初如果因為他,我們險些都死了,要不是隊長……算了,不提傷心事,述一,你來找我,不會就是為了邀請我來水族館約會的吧?”

                “當然不是!标愂鲆幻嫔胶,說道:“我手上的任務有些棘手,想讓你幫我!

                “不幫!鄙倥豢诰芙^。

                陳述一并沒有因為少女的拒絕而生氣,他們是隊友,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層關系,一陣沉默之后,陳述一緩緩開口,命令道:“明月,幫我!

                明月的雙眼在聽到陳述一的命令之后,雙目忽然失去了光彩,她的意識,此刻不再屬于自己。

                這是陳述一和明月之間的秘密。

                而被敵視的宋于初,此刻還在另一個宋于初的身體里,在看過那個不是他熟知的人生之后,云和修問了宋于初要如何選擇。

                “你可以留下來,成為真正的宋于初!痹坪托薏辉谝馑斡诔踝鋈魏芜x擇,“只不過,你的介入,會改變很多事情,畢竟你的人生和宋于初的人生完全不一樣!

                宋于初直盯著鏡子里的自己,他們有一樣的容貌,卻是完全不一樣的人,宋于初很想留下來,可他清醒地知道,這里已經不在是屬于他的世界了。

                只是稍作猶豫,宋于初便做了決定。

                云和修看著宋于初的目光,心里了然,嘴角微微揚起,這是他發自內心的笑容,“我很高興你能回來,宋于初!

                正說著,宋于初手上的抑制器突然微微震動,并且發來了坐標信息,宋于初看著上面的藍字,伸手點了點,只是瞬間,宋于初便覺得自己失去了意識,很短暫的無意識時間,再睜眼,便已經是另一番情形。

                天臺上的風有些涼快。

                云和修沒有跟來。

                而天臺上,還有另一個人。

                “喂,你別想不開!”那人呆坐在天臺的邊緣,不用想也知道對方想做什么,宋于初連忙發聲,慢慢上前,想要制止對方。

                在天臺邊緣的男人耷拉著背,聽到宋于初的聲音之后,慢慢地轉過頭去,他的臉色并不好,雙眼通紅,卻沒有哭過的痕跡,倒像是熬了好幾天夜,休息不良。

                “為什么我都逃到這里來了,還是有人盯著我……”男人呆愣愣地說著。

                宋于初擔心男人想一個不開就跳下去,著急地說道:“年輕人,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情,可是人總得往前看,人生不如意的事情那么多,但總是有希望的,想想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如果你死了,他們會難受的!

                這些話說出來,宋于初的心里也泛著難受,他現在,同死了有什么區別,家人不再是他的家人,朋友也不再是他的朋友,剩下的是完全陌生的人和陌生的事情,什么時空狩獵局,什么時間病毒,那些人嘴上說著歡迎回來,一個個卻對他充斥著敵意。

                “你身上,有悲傷的氣息!蹦腥俗焐险f著十分文藝的話,突然朝著宋于初招手,示意他過去。

                宋于初邊朝著他走,邊問道:“你是想尋死嗎?”

                男人點點頭。

                “果然是這樣啊!彼斡诔蹩粗闹,這里的高樓都是沒有建成的爛尾樓,一個人也沒有,四下荒涼,在這里死去,不會打擾任何人,“我見過很多徘徊在死亡邊緣的人,有些人拼命的想活,有些人甘于認命,覺得死了就是解脫!

                醫院里的生離死別,宋于初早就見怪不怪。

                “我還在猶豫,要不要死掉!蹦腥瞬恢浪斡诔鯙槭裁磿霈F在這里,一個陌生的人,或許是個值得傾訴的好對象,無論他說了什么,無論他會做什么,這個陌生人都不會記在心里。

                “說說吧,為什么想不開!彼斡诔踉谀腥松磉叾紫,他很小心地沒有靠近天臺的邊緣,萬一男人死之前想拉個墊背的,宋于初就得跟他一起下去,如此想著的宋于初覺得,還是跟男人保持一定的距離比較好。

                男人轉過頭去,背對著宋于初,說道:“壓力太大了,別看我這樣,我還算小有名氣!

                “明星啊!彼斡诔醪⒉蛔沸,不過醫院里頭的小姑娘們倒是熱衷于此,逮著空閑的時間,不管男女老少一陣安利,若是以前,宋于初還有個要簽名的理由,現在,他身上既沒有筆,也沒有朋友了。

                男人點點頭。

                “你說自己被盯著,明星不就是這樣嗎?萬眾矚目,粉絲們可都看著!彼斡诔跤X得,這些明星實在有些貪心了,既想要被人關注,又厭煩過度的關注帶來的困擾。

                即便如此,宋于初還是想勸解對方。

                男人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我并不是討厭被粉絲關注,我厭惡的是自己的家人,我的爸媽,他們瘋狂的掌控欲,讓我感覺到窒息,我想,只有我死了,他們才會徹底消停吧。打從一開始,我就并不想成為明星,我的人生,都是他們在做選擇!

                宋于初突然將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說道:“我懂你,其實想想,一開始我并不是想當醫生的,是我媽改了我的志愿,我才會去讀醫,家人有時候就是這樣,不講道理的!

                男人垂著頭,似乎并沒有收到任何的安慰,“不一樣的,你不知道我經歷了什么!

                “聽我說……”

                宋于初的話還沒有說完,男人突然站起來,轉過身,宋于初頓時被嚇到說不出話來,因為面前的男人,頭和四肢都是正常的,身前卻長滿了無數的眼球,每個眼球都直勾勾地往上盯著他自己的頭。

                宋于初反應過來,他是被手上的抑制器傳送過來的,而這玩意兒是用來追蹤時間病毒的,雖然面前的這個男人和上次見到的時間病毒完全不一樣,宋于初可以確定,這就是時間病毒。

                只是這一刻宋于初才知道,原來時間病毒在宿主的身上,會有各種各樣的形態。

                宋于初強忍著內心的恐懼和惡心,上次那個叫楊雨的女人,展現出來的時間病毒無比的混亂,而她的過去,也是那樣的混亂與絕望,宋于初此時清晰地認識到,所謂的時間病毒,也是在變相地展現人們內心深處的弱點而已。

                宋于初步步后退著,手上的銀環感受到了宋于初的思想,成為了他手里的手術刀。

                “我也是人啊,我也有自己的想法,為什么我只能當一個提線木偶,說什么做什么,都要被擺布?”

                聽著確實很可憐,更可憐的是,現在他仍舊是被時間病毒擺布的玩偶。

                那些眼睛盤布,跟向日葵的花盤一樣,很快,它們不再盯著那個男人,而是隨著男人的目光一起,直盯著宋于初,宋于初只感覺一陣惡寒,不知道為什么,他完全沒有了上次和時間病毒作戰時的勇氣。

                準確來說,上一次,似乎不是他自己在主導自己的身體,他也是被控制的那個人。

                就在宋于初愣神的時候,眼珠突然蹦出,連接著血線朝著宋于初襲來,他來不及躲閃,胸口直接挨了一遭,那力道大得可怕,直接把宋于初打飛出去好幾米,硬生生地撞到了門上。

                眼看著對方逼近,宋于初覺得,自己可能會死在這里。

                或許,就這樣死去也是可以的。

                宋于初被自己的念頭嚇到,他活到現在算不上長,這輩子也算不上十分幸運順遂,可是宋于初從來都是很積極的心態在面對生活,從來不會有輕生的想法,現在,在面對生命危險的情況下,宋于初竟然會覺得,就這樣死去是個不錯的借口。

                身上的痛苦讓宋于初沒法保持徹底的清醒,求生欲的下降讓這副身體的反應速度降低了許多,宋于初艱辛地從地上爬起來,還沒等他站穩,又是一道猛烈的撞擊,這次宋于初卻沒有飛出去,而是被眼珠子纏住了身體。

                惡心感讓宋于初本能地嘔吐,然而吐出來的是鮮紅的血液。

                胸腔傳來的痛苦實打實地,讓宋于初感受到了死亡。

                真的會死的!

                宋于初不想面對這樣消極的自己,可是他實在找不到活下去的信念,要怎么才能活下去,身體的本能似乎是可以戰斗,可以對抗,然而宋于初沒有理由活下去。

                對死亡的恐懼和對生活的絕望相持不下,宋于初很想就這樣放棄。

                然而手上的抑制器只需要一點求生的意志。

                即便宋于初已經失去意識,只剩下本能,抑制器也可以在他手上發揮作用。
            性亚洲女人色欲色一www
            <big id="vseoa"><li id="vseoa"></li></big>

            <var id="vseoa"><output id="vseoa"></output></var>

                      <var id="vseoa"><output id="vseoa"></output></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