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vseoa"><li id="vseoa"></li></big>

<var id="vseoa"><output id="vseoa"></output></var>

            <var id="vseoa"><output id="vseoa"></output></var>

            第120章 逃過一劫
            作者:雪原      更新:2023-01-11 10:36      字數:3974
                當吳言信、沈線陽和王升經過地下通道來到貴州長順的白云山時,卻被這里的美麗風景給吸引住了。

                白云山位于長順縣廣順鎮的東南之處,山頂面積將近百畝,因常有白云覆罩,陰晴不散,故得此名白云山。

                這里層巒疊嶂,林木蔥郁,遠望白云山,山不覺高,登上山頂方見群峰環抱,盡在足下。山中蚊蚋不生,蛇虎絕跡,盛暑不熱,隆冬不寒。給人之覺似如仙境。

                白云山上有座寺廟,叫白云寺,它的前身叫羅永庵,始建于元代至正年間(1341—1368年),寺的主持便是汝南侯梅思祖的三子——梅東大師傅。

                梅思祖雖是大明朝皇室的外戚功臣,他在明初勛戚中,并不是特別有名,但絕對是特色鮮明的那一位。他的特點就是善變,是一只修煉成了人形的變色龍,而妖精幻變為人,必然給其他人帶來的是無窮無盡的災禍,梅思祖的近親沒有不被他禍害的,被時人譽為是掃把星下凡,他的尾巴掃到誰,誰就要倒大霉。

                梅思祖最初是效忠元朝的義兵元帥,后來叛了朝廷,改投到“紅巾賊”龍鳳政權劉福通的門下。梅思祖的叛變行為,直接導致他的老父親被元朝大將擴廓帖木兒(即王保保)剁成了肉泥(醢刑)。

                醢刑也稱菹醢,是中國古代的一種酷刑之一,指將尸體剁成醢(即肉醬)。相傳這種刑罰是由商朝暴君紂王所創,用于對付造反的九侯。

                西伯之子伯邑考,因激怒妲己,而被商紂王所殺。

                戰國時孔子的弟子子路戰死后處以醢刑……醢刑也是古代最為殘忍的刑罰手段之一。

                梅思祖的選擇可是用他親爹的骨肉化泥而換來的,如此大的代價,照理說總要信守幾天的時間吧?可是不然。他依附龍鳳政權還沒多久,又轉換門庭,投靠了當時勢力較強的吳國君主張士誠,做了張士誠的中書左丞,替“吳國”鎮守淮上重地淮安。

                就這樣一個典型的投降派、墻上草,一來就讓他做了吳國的大官,張士誠也算是對得起他梅思祖了。那時張士誠與朱元璋交兵正急,可梅思祖不“思”報答,反而很快辜負了張氏的信任,獻出所鎮守的四州之地,投降了朱元璋。為此,張士誠氣憤難消,他親自殺了梅思祖的兄弟數人。

                從梅思祖的“移動軌跡”上來看,此人是一個像泥鰍一般滑溜溜易變且不講信義之人,是天生的投機政客,他永遠只向強者輸誠,以至他的親爹和兄弟們,都受到了他的牽累,不得好死。

                梅思祖在洪武十五年卒于云南,可謂死的早,升天快,然而不幸的是,到洪武二十三年朱元璋再興已故丞相胡惟庸黨案時,就將這位作古已經八年長時間的汝南侯仍然受到追究,一家人除三子被管家梅興救走之外,其余全都被朱元璋殺死——梅思祖生時害人,死了還要連累家人,難道不足以稱之為天下第一的掃把星么!

                因為侄子梅殷是當朝的駙馬爺,所以才逃過一劫。

                在朱元璋選女婿中,梅殷是因為遲到,才成為大明朝駙馬的,可謂是因禍得福。

                朱元璋是一個非常冷血殘酷的帝王,他能從一代平民坐上九五之尊的皇位,靠的便是自己的冷血殺伐和快意決斷。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朱元璋手下的人大多都非常害怕,在其面前一直都是戰戰兢兢、惶惶難安。但是有這么一個人,他在朱元璋選擇女婿的時候遲到了,卻不但沒有受到任何懲罰,反而還被封為大明朝駙馬,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來這個遲到了的駙馬就是梅思祖的侄子梅殷,梅思祖是當時極富名氣的善變勛臣,朱元璋一直都想要拉攏、穩固他。這天朱元璋來到了梅思祖的府上,目的就是為了給自己和馬皇后所生的嫡女寧國公主朱鏡月挑選一個溫文爾雅的大明朝駙馬。朱元璋的突然到來讓梅思祖夫妻倆受寵若驚,他急忙派人去叫府中的六位公子。

                可朱元璋等來等去,卻只是等來了梅思祖的五位親生兒子,又過了一會兒,才等來了第六位公子,而這位公子就是梅殷。梅殷是梅思祖弟弟的孩子,由于父母雙亡,因此,從小被寄養在梅思祖的府邸。

                但是盡管在面圣的時候遲到了,梅殷卻并沒有露出一絲慌張的表情,反而是鎮定自若的步入正廳,為皇上、皇后磕頭行禮。直到梅思祖呵斥他遲到的時候,這才不慌不忙解釋自己剛剛是要完成先生所布置的一篇文章,才遲到的緣故。這樣的坦然自若讓朱元璋非常欣賞。最后遲到了的梅殷于三年之后迎娶了寧國公主朱鏡月,成了朱元璋的心腹,甚至還成了托孤之臣。

                梅殷的堂兄梅東是被管家梅興救到了貴州的白云山,為了避免錦衣衛的追殺,在梅興的勸說下,梅東只好在白云山的白云寺化名了了,剃度出家。

                因了了和尚是個飽學弟子,白云寺的惠能老主持便禮讓賢士,要他頂替了自己的位置。

                “這又怎么行?我了了只是一個逃難的書生,擔當不了這白云寺的主持大任!

                惠能懇求道:“就權當是幫幫我惠能好嗎?不日,老衲便要圓寂拜見師祖……”誰知話還沒說完,惠能就斷了氣。

                而管家梅興也在白云寺旁種糧、種菜,其目的就是保護少主梅東。

                梅東接任了白云寺的主持后,他就設法把這一利好消息告訴給了自己的堂弟梅殷,梅殷得此消息高興極了,自己的伯父還留后人,于是,他利用自己的學政、大儒以及朝廷駙馬的特殊身份經常進入云南、貴州,他與沐英關系十分要好,而且也接觸到了堂兄梅東和管家梅興,當沐家為解決挖掘地道的民工而大傷腦筋時,是梅興給了沐王府管家沐榮的主意:于是讓民工們統一梅姓,扎根白云山,為沐家的今后做好準備。

                沒想,朱棣發動靖難之役,最終朱棣奪得皇位,得知朱允炆不知去向,駙馬梅殷便派人偷偷面見了姚廣孝,希望他能將自己寫給堂兄梅東的書信交給建文皇帝的信任之臣。

                梅殷知道姚廣孝的本事,他一定有辦法找到建文帝,可沒過多久,駙馬就被人設計害死,表面上是拿錦衣衛的指揮僉事石華來開刀問斬,其實是陳瑛的借刀殺人之計,陳瑛當然是要借朱棣的這把消除異己的大刀,來殺掉王彥的手下石華,石華是徐輝祖管家的兒子,朱棣當然樂見其成,于是朱棣讓謀士來偵破此案,雖然案子簡單明了,可朱棣就是要讓錦衣衛的指揮僉事石華來承擔駙馬溺死的嚴重后果,于是石華就成了陳瑛死黨譚深、趙曦的替死鬼。而為了安撫妹妹寧國公主,朱棣不僅擢升了梅殷兩個兒子的職務,還答應讓駙馬梅殷的尸體放置龜山普濟寺,并由姚廣孝親自念經,超度駙馬的亡魂。

                此時姚廣孝的好友方孝孺被誅十族,不久姐姐姚廣娣也因弟弟的助紂為虐而悲憤離世,他好想為建文帝和方孝孺做些什么,以撫慰自己的愧疚之心,于是,便將梅殷駙馬留下的書信交給了自己的好友——相術大師袁珙,也好告之已前往云南的學生劉清,眼下的普濟寺,還不是隱藏惠帝的安全之地。要建文君臣另擇他處。

                且說,紀綱回京后,雖然帶回了禮部的馬騰,可朱棣并不滿意,而是喝令他領著錦衣衛的將士,繼續尋找建文皇帝。

                紀綱也因此逃過一劫,要不漢王朱高煦就一定會把他紀綱拉下水。

                在西南地區又苦苦尋覓建文皇帝一段時間,卻沒有查出朱允炆的一絲點兒蹤跡,他從貴州返回到云南,在沐府那里了解到了京城里發生的情況,紀綱不敢怠慢,一路快馬加鞭,奔赴南京。

                在離南京不到二十里處的秦淮河畔,紀綱與董明相撞,見禁軍的衛兵拽著一個衣衫襤褸,披頭散發,像似乞丐之人,強行塞進了麻袋,禁軍的人馬,欲將麻袋扔向河中之時,紀綱大聲呵斥:“爾等何人?竟敢草煎人命?”

                那禁軍的領班見來人不識相,便大聲呵斥:“你又是何人?見了大明朝的駙馬,皇宮禁軍的首領——董大人,為何不跪?”穆肅一個巴掌就甩了過去,“禁軍的首領有啥神氣?站在你身邊的大人,就是堂堂錦衣衛的指揮使——紀綱大人!

                聽說站在自己身前的是瞪眼就殺人的錦衣衛指揮使——紀綱,領班慌忙跪地道:“紀大人饒命,小的有眼不識泰山……”紀綱見禁軍領班一個勁地打著自己的嘴巴,口角都流血了,便問:“這人是誰?犯下了什么大罪?”

                見領班正要回話,董明連忙趨前,對著紀綱說道:“紀大人,皇宮禁軍只對皇帝負責,大人既是錦衣衛的指揮使,又是下官的前輩,那規矩自然要比我董明更清楚!

                在某些方面禁軍的權力在錦衣衛之上,它對危害皇權的人,可以不經司法機關批準,隨意監督緝拿,萬一是皇帝下的密令,自己干預了禁軍的行責,皇帝問罪下來,紀綱我吃不了就要兜著走。

                見紀綱不語,董明趁勢而言:“紀大人身負皇命,尋找建文帝蹤跡,朝廷里發生的事情,想必大人也得到了些許的消息,王彥為何會落到如此的田地?除了他跟著漢王試圖謀反,毒害皇帝、太子之外,那不諳事理,盲目行事,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董明通過王彥的下場,來暗示紀綱,要他遵從皇帝的意愿行事,否則就會惹禍上身、后悔不及。

                離開南京只是兩個月的時間,漢王謀反失敗,軟禁南京,自己與漢王的關系鐵硬,加之西南奔波,無功而返,怎敢再生事端,惹帝生氣?紀綱不想引火上身,連忙下令撤退。

                穆肅對紀綱的軟弱十分不滿,他極不高興地責問道:“指揮使怕他什么?禁軍又有什么了不起?一個名不經傳的董明,竟然會把大人嚇成這樣?以后的錦衣衛還如何度日?”“不是怕董明,是怕他身后的成祖皇帝。錦衣衛不能再次出錯,否則就難以立足!薄凹热淮笕擞兴檻],允許穆肅偷偷留下,憑下官預感,那禁軍的行為必有貓膩!奔o綱怕穆肅閑話,只好點頭贊許。

                穆肅偷偷地躲在河邊的蘆葦里。

                董明見紀綱走遠,就連忙命令手下將麻袋丟進了河里。

                穆肅水性了得,小時候就被同伴們喻為鸕鶿,那麻袋一扔,他就悄悄地潛進了水里。

                董明見麻袋已沉下去,不見了蹤影,他就領著手下,快速地離開了秦淮河畔。

                穆肅將沉入河底的麻袋繩子解開,將人拉出了水面,他十分驚訝,自己救下的人,竟然是個姑娘。他用力摁著受害人圓鼓的肚子,姑娘隨即口鼻如注,吐出了濁水,肚子也漸漸癟塌下去。

                穆肅買了兩套女子衣裙,將姑娘安置在紫金客棧,姑娘沐浴完畢,穆肅為之震驚,這姑娘秀麗端莊、白凈可人?晒媚餅楹螘唤娭\害?禁軍直接為皇帝服務,難道姑娘是建文黨徒?

                受害姑娘不是建文黨徒,而是陳瑛五太太的貼身丫鬟——牛小麗。面對自己的救命恩人,小麗痛哭不止,她向穆肅陳述了自己的遭遇。

                當董明剛剛離開了五太太的房間,小麗就被禁軍的衛士用棉花塞住了嘴巴,裝進了麻袋,他們將牛小麗和五太太的尸體裝上了馬車,運到了秦淮河畔,四名禁士兵軍統一了想法,先將毒死的主人,沉入河底,再將丫鬟拖入暗處,過過葷癮,待大家都興致了后,再把丫鬟殺死,裝進麻袋,丟到河里。
            性亚洲女人色欲色一www
            <big id="vseoa"><li id="vseoa"></li></big>

            <var id="vseoa"><output id="vseoa"></output></var>

                      <var id="vseoa"><output id="vseoa"></output></var>